黄大龙终于掂量出了柳芳然的分量。他想起了一句老话“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”。他现在对柳芳然不得不刮目相看了。柳芳然的心机太深了,别说一个苏钰茹,就算十个八个苏钰茹捆在一起,也绝然不是柳芳然的对手。

柳芳然见黄大龙神情恍惚,心中暗喜,连忙转移了话题:“哟!净和你瞎扯了,倒忘了正经事。走吧,我们去坐坐,我请客。”

“别呀,到了我的地盘,哪能让你请客。说吧,想吃什么?”黄大龙既已掂量出了柳芳然的分量,如何敢怠慢?何况自己正在她老爸手下当教书匠,巴结还来不及呢!

柳芳然说:“既是如此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其实我一点儿也不饿,就请我喝杯咖啡吧。”说着向校外走去。

黄大龙随柳芳然来到离政法大学最近的那家咖啡厅。黄大龙已经多年不到这家咖啡厅了。十多年前,他和苏钰茹在这里发生了激烈争吵,如今回想起来,很有一番人间沧桑物是人非的感慨。

选好座位,柳芳然要了两杯咖啡,又给黄大龙要了一份牛排。服务员走后,柳芳然打开她的爱马仕手包,从里面翻出一张女孩照片,端端正正放到黄大龙面前。

黄大龙眼前一亮,脱口说:“这女孩很像苏钰茹!”

“不错,正是苏钰茹的女儿。”

黄大龙诧异,问柳芳然:“苏钰茹来S市了?”

“咳!老天爷真是不开眼!”柳芳然长叹一声:“苏钰茹得了淋巴癌,晚期。”

黄大龙停下了手中的刀叉,傻呆呆看着柳芳然:“你说苏钰茹得了淋巴癌?还是晚期?”

“是的,苏钰茹已经时日不多了。不过她早已看透了生死,唯一放不下的,是她十一岁的女儿。她不甘心女儿就此成为孤儿……”

“慢着,我怎么越听越糊涂?”黄大龙感到脑袋里的浆糊又多了。“就算苏钰茹真的走了,孩子还有父亲,怎么就成了孤儿?”

“咳,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。其实苏钰茹的女儿一出生就没了父亲,是由苏钰茹一个人把她拉扯大的。”

黄大龙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又噎了回去。他有一种不详预感。发生在十多年前的那件糊里糊涂的旧事又浮现了出来。难道那天晚上他和苏钰茹当真发生了那种关系?难道仅仅一次苏钰茹就怀上了他的孩子?既是如此,苏钰茹为什么不告诉他?就算那个时候苏钰茹恋着屈茂林,可是屈茂林很快就被柳芳然横刀夺爱了,为什么还要一条道走到黑?这不是自找苦吃吗?

看着阴晴不定的黄大龙,柳芳然已经了然于胸了。果然不出所料,黄大龙和苏钰茹果然有着扯不清的关系。她心中异常兴奋,脸上却十分平静。

“黄大龙,”柳芳然的声音变冷了:“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也很同情苏钰茹,如果她经济上有困难,我可以资助些,别的方面就无能为力了。你大概也知道,我那口子很强势,家里经常燃烧战火,我是个不折不扣的‘气管炎’。”

柳芳然叹息:“咳,那孩子模样俊俏聪明伶俐,特招人疼爱,我和屈茂林都很喜欢她,也准备收养她,可是苏钰茹死活不同意。”

黄大龙听他们愿意收养苏钰茹的孩子,暗暗松了口气,忙问:“苏钰茹怎么说?”

“她说孩子有姥姥姥爷照看,也能放得下。”

黄大龙听后,越发轻松了。没成想柳芳然接着又说了一句让他心惊胆战的话:“可是苏钰茹说,她一定要给孩子找到亲生父亲,否则死不瞑目!”

黄大龙刷的变了脸。他撇了一眼柳芳然,故作轻松地说:“那有什么难的?苏钰茹自然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了。”

“你错了——”柳芳然慢慢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,拖着长音说:“苏钰茹不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。”

俗话说做贼心虚,此时的黄大龙比贼还心虚。他完全进入了柳芳然的节拍,一步一步地把自己套了进去。

“苏钰茹说——”柳芳然不给黄大龙喘息的机会:“那个时期她和两个男生发生了关系,因此她不敢断定究竟谁是孩子的父亲。”

“两个男生?”黄大龙如同被判了死刑缓期执行的罪犯,黑暗中又看到了一线光亮。如果是两个男生,除了自己之外,另一个必是屈茂林;既是屈茂林,苏钰茹所怀的孩子就非他莫属了。想到这儿,黄大龙又轻松了下来。

“苏钰茹说——”柳芳然继续向黄大龙施压:“她和那两个男生各发生了一次关系,而且都是在酒后,因此存在着很大的偶然性。”

天啊!黄大龙一阵眩晕,感到自己离死刑又近了!

“黄大龙——”柳芳然的声音越来越冷,听的黄大龙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“你想知道那两个男生是谁吗?”

“苏钰茹告诉你了?”黄大龙不答反问,以此搪塞柳芳然的步步紧逼。不管怎样,他都不能向外人泄露他和苏钰茹那不同凡响的一夜。

柳芳然冷哼一声:“黄大龙,休想和我打马虎眼!苏钰茹说的那两个男生,第一个就是你黄大龙!当然了,屈茂林也跑不掉,你们俩谁也不用说谁,一路货色!”

听了柳芳然这一番说辞,黄大龙并没有多少惊慌。他已经预料到了。他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脸面了。有屈茂林和他作伴,也不感到丢人。他现在真正担心的还是苏钰茹的孩子。如果孩子是他的骨肉,那就糟透了!别说他的妻子和女儿,就是他的母亲也不会放过他。他的家会由于苏钰茹孩子的出现而轰然倒塌,家里所有的人都会鄙视他唾弃他。果真到了那一步,他将一败涂地,他将走投无路。

“咳,”柳芳然又是连连叹息: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后悔也好,埋怨也好,都是没用的。不过你也不必揪心,日子还得过下去,事情终究会得到妥善解决。”

“你有办法?”黄大龙像是见到救星似的,眼巴巴看着柳芳然。

“不是我有办法,是苏钰茹请求我给你们做亲子鉴定。苏钰茹说了,她不怨恨任何人。不管谁是孩子的父亲,她都会欣然接受。她不会赖着你,也不会赖着屈茂林。她只求真相,对孩子好有个交代。”

喜欢山庄谜影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山庄谜影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