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云里雾里饱受煎熬的苏小眺和章梓铭,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击声惊醒了。他们倏然分开,直愣愣看向车窗外。

敲车的是一名中年警察,从装束打扮上看既像交警又像巡警。他关注这辆桔红色宝马车已经很久了。起先并没太在意,可是当他看到那车身在不停地颤抖时,就快速奔了过去。他毫无顾忌地打开了车门,瞪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,扫射着车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“有事?”章梓铭理了理他那满头的黑发,冷声问。

“为什么在这停车?”

“这儿不能停车?有标识码?”中年警察只觉眼前一闪,和他搭话的那个青年已经直挺挺地立在面前。

“这里是交通要道,短时间停停可以,但不能过长。”中年警察向后退了一步,气势也随之矮了一截。

章梓铭伸手拍了拍中年警察的肩胛骨,说声“让你费心了”,脸上添了几许微笑,眸子里放射出几道玩世不恭的光彩。中年警察从未遇到过这般轻狂的青年,心头顿时升腾起一股怒意。正要发作,突然感觉肩胛骨有些发烫,紧接着,一股沉重的源源不断的力道袭来,压得他浑身的筋骨发出咯咯声响。青年说:“这位小姐刚下飞机,身体不舒服,需要休息一会儿。如果你们警察有充裕的时间,就在这里负责警戒吧。人民警察为人民,有劳了!”说着身形一晃,又重新坐进车里。

中年警察的身体在微微发抖。他从未见过这种阵势。这个青年太邪乎,眼神变化的太快,刚刚还带着些许暖意,瞬间就变成了寒冰冻雪。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无声无息如同鬼魅一样飘来飘去的身影。他眨了眨眼睛,清了清嗓子,干咳了几声,以此证实自己是不是请醒。他躲过青年那双鹰犬般的眼睛,不想再招惹这个瘟神。他将目光转向了旁边,开始打量那个未曾开口的姑娘。那姑娘很美,像一尊冰清玉洁的圣女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

“打扰了!我很忙,你们的问题自己解决”。

看着警察渐渐消失的背影,苏小眺长长舒了口气。她摸了摸发烫的脸庞,偷偷瞥了一眼章梓铭,见章梓铭一脸的坦然,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便也收起了扭捏之心。

“回S市还是回d市?”

章梓铭摸了摸苏小眺蓬松的长发,答非所问:“我开车,你坐副驾。”边说边推开车门,拉着苏小眺下车,又打开右前门,扶着苏小眺坐进去;然后绕到左边,轻飘飘坐进驾驶室。

“他们还不知道我回来了。咱们回d市,有很多重要事情要办。”

章梓铭所说的“他们”,自然是指屈茂林和柳芳然。

苏小眺嫣然一笑:“屈家耳目众多,不怕露了馅?”

章梓铭说:“不怕!大不了让你再做一次邵莹莹。”

当夕阳落下了最后一抹余晖,他们终于赶到了d市,赶到了醉清风夜总会。

早早在外面等候的孙晓燕看见了桔红色宝马,急匆匆迎了上去:“苏姐姐!”

车门打开了,下车的不是苏小眺,而是一个身材高挑相貌英俊的大男人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一定是孙晓燕了!”章梓铭眯着眼睛,上上下下打量着孙晓燕。

“你是章梓铭?”孙晓燕兴奋起来。

“不错,”章梓铭抢上一步,拍了拍孙晓燕的肩膀说:“终于看见我们的大英雄了!”

“大英雄?梓铭哥说笑了吧?”对于章梓铭的不拘一格,孙晓燕很是喜欢。

“不是说笑,”章梓铭凑到孙晓燕的耳边说:“将屈云峰、李雪峰、刘东方玩弄于股掌中的人,还算不上大英雄么?古有花木兰,今有孙晓燕!”

“哟!”听了章梓铭这一番高论,孙晓燕别说心里有多痛快了。“梓铭哥,你怎么开着苏姐姐的车,苏姐姐呢?”

“你苏姐姐呀?”章梓铭指指宝马车后座:“还在那儿睡着呢!”

可不是!孙晓燕只顾和章梓铭说话了,没成想她的苏姐姐正躺在车里睡大觉。

“苏姐姐!你原是去接梓铭哥的,倒成了梓铭哥接你了!”孙晓燕大呼小叫地把苏小眺拽下了车。

苏小眺伸伸懒腰说:“谁让你梓铭哥逞强了,抢了我的位置不说,还把我送进爪哇国去了。你苏姐姐天生是个劳碌命,自己开车倒也利索,坐别人的车一会儿就睡着。怎么样?这里的生意可好?”

“苏姐姐,你分明是逼鸭子上架嘛。我一个小丫头片子,如何能管好这么大的夜总会?”

“不!”苏小眺板起面孔说:“我不是逼鸭子上架,你也不是什么鸭子。你是凤凰,大山里飞出的金凤凰!再说了,是你把屈云峰送进去了,你不接手谁接手?这个醉清风夜总会非你莫属!”

“哟!苏姐姐说话怎么和梓铭哥一个腔调?你俩商量好了吧?”

“你梓铭哥说什么了?说我的坏话?”

“哟!我的苏姐姐,梓铭哥眼睛里除了苏姐姐还是苏姐姐,喜欢还来不及呢,还能说你的坏话?”

“他说了!”

“说什么了?”

“说我是大懒虫,躺在车里睡大觉!”

孙晓燕笑弯了腰:“这也是坏话?倒是苏姐姐,明明醒着却不下车,偷听人家说悄悄话。幸亏我和梓铭哥没做什么越格的事,要不还不被苏姐姐抓了个正着?”

苏小眺搂着孙晓燕的腰肢,抿着嘴说:“你也不用激将,我才不怕呢!你们亲兄妹能做出什么越格的事?”

“亲兄妹?”孙晓燕停住了笑,扑闪着一双亮亮的大眼睛,问道:“苏姐姐也知道了?”

苏小眺指点着孙晓燕的额头:“怎么?你有这么一个又英俊又有本事的大表哥,还想瞒着不成?”

孙晓燕先是一愣,转而大笑起来。她搂着苏小眺的脖子说:“苏姐姐快给红包!”

“给红包?”

“我要改口了!”

“改口?改什么口?”

“从今往后我要叫你大表嫂了,难道不应该赏红包吗?”

“鬼丫头,在这儿等着呀?”苏小眺知道,在这个冰雪聪明的孙晓燕面前是占不到便宜的。她偷偷瞅了章梓铭一眼,一抹红晕从脸颊涌起,心口扑扑通通跳个不停。

苏小眺如何知道孙晓燕和章梓铭是两姨兄妹的,这还得从去年李雪峰私访章梓铭母亲时说起。

在醉清风夜总会,李雪峰从孙晓燕的讲述中得知,章梓铭的母亲很可能就是那个曾经在柳校长家干过活的小保姆,而那个小保姆和新婚燕尔的屈茂林发生了感情纠葛。如果推断成立,章梓铭很可能就是屈茂林的亲生儿子。于是他乔装打扮,一个人去了琅东县宁水乡攀山村探访。为了能套出细底,他谎称在考察中药材的同时,随便打听一个女孩的下落。李雪峰走后,赵玉凤坐不住了,嘱咐张洪喜照看家,一个人去了五峰乡老家。谁知赵玉凤这趟出行十分不顺,连连扑空。先是打听到妹妹一家搬到七岭乡,后又听说她们进城了,住在d市什么地方。赵玉凤一时傻了眼,人海茫茫,如何去寻找妹妹?后来她想起儿子来家时曾有两个漂亮姑娘作陪,其中的一个叫苏小眺,是城里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。那苏小眺不仅长相漂亮,还是个热心人,伯母长伯母短的叫的她心里热乎乎的。苏小眺多次撺掇她和老头子搬到d市居住。苏小眺说d市有现成的房子,什么都不缺;又说梓铭不在家,二老有个大事小情的也好照顾。可是她没有答应。她说这里虽穷,住久了住惯了,离不开了。苏小眺无奈,只好派些人手过来,也不知花了多少钱,把房子里里外外修葺一新,临走时还给她留下了电话……

喜欢山庄谜影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山庄谜影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