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功宴的主人理所当然是章梓铭,谁知酒过三巡后,章梓铭的主人地位已经荡然无存了。先是邵莹莹发难,后又有黄玲玲跟上,她俩联手篡夺了章梓铭的位置。

“梓铭哥,我和你换个座位。”不管章梓铭愿不愿意,邵莹莹一把拽起了章梓铭,随即占了他的椅子。

章梓铭无奈,只好坐在邵莹莹的椅子上。谁知还没坐稳,一旁的黄玲玲又拽了他一把说:“晕!到你同学那边坐吧,这个位置是我的。”

章梓铭还是无奈,只得按照黄玲玲的吩咐去坐。

“苏姐姐,莹莹可想死你了!”邵莹莹腆着红扑扑的小脸,举起酒杯说:“和苏姐姐喝个满杯的!”

苏小眺抿嘴笑着,伸手捏了捏邵莹莹嫩嫩的脸蛋说:“疯丫头,可别喝醉了。”

听了苏小眺的话,邵莹莹粲然一笑:“姐姐放心,酒逢知己千杯少,莹莹才喝了三杯,如何能醉?这杯酒莹莹敬姐姐!”说着一仰脖喝了下去。

看邵莹莹如此开心,苏小眺也只好喝了满满的一杯。

“还有我!”黄玲玲高高举起酒杯:“苏姐姐可不能厚此薄彼哟,小妹先干为敬!”说着也学着邵莹莹的样子,一杯酒喝的点滴不剩。

苏小眺戳戳黄玲玲的前额:“你的年龄还小,还没完成学业,少喝酒,不要跟着莹莹逞强。”

黄玲玲有些不服气,撇着小嘴说:“啥呀?莹莹是莹莹,玲玲是玲玲,姐姐喝了莹莹的,自然不会拉下玲玲的。”

苏小眺叹息:“咳,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!”只好再次喝下满满的一杯。

邵莹莹眨动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,看看苏小眺,又看看章梓铭,噗嗤一笑:“梓铭哥,犯什么傻呀?你要单敬苏姐姐一杯才好。”说着,把苏小眺和张章梓铭的酒杯放在一起,分别倒满了,命令道:“快点!”

章梓铭不知说什么才好,索性来个痛快的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黄玲玲转动着贼溜溜的眼珠,娇声说:“哟!既没碰杯,又没说话,这算啥敬酒?重来!”

邵莹莹听罢,嘻嘻一笑:“玲妹说得极是,差点让梓铭哥打了马虎眼,加罚一杯!”

苏小眺看看邵莹莹,又看看黄玲玲,娇嗔道“你俩合伙欺负梓铭,也太霸道了些。”

邵莹莹挤眉弄眼说:“苏姐姐放心,梓铭哥酒量大着嘞,不用心疼他!”

一抹红霞飞上苏小眺的脸颊,心口窝扑咚咚地闹腾起来。苏小眺很喜欢邵莹莹的清纯和率真,听她话里有话,便沉下脸说:“小丫头片子,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?什么叫心疼他?”

黄玲玲哈哈一笑,接过了话茬:“苏姐姐,莹姐说的也没错呀!你不仅心疼章梓铭,也心疼莹姐和我哩。”

苏小眺抿嘴一笑:“这么说还差不多。”

邵莹莹把酒杯端到章梓铭面前,不依不饶地说:“梓铭哥,对苏姐姐敬酒,可不能马马虎虎的;要有真情实意,要拿出你的真心来!”

“就是嘛!”黄玲玲在一旁添油加醋,可劲逢迎着邵莹莹。

章梓铭不敢和两个刁蛮的小女生对峙,起身对苏小眺说:“小眺,梓铭自和你相识以来,已经过去了六七个春秋。七年前,梓铭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少年,被奸人陷害,有家不能回,有书不能读,被迫以别人的名义苟活于天地之间。梓铭被逼无奈,只好装疯卖傻,将满腔的仇恨凝聚在心头,盼着有报仇雪恨那一天。梓铭虽然受了无数的白眼,受了说不清的苦难,却也遇上了许许多多的好人,感受到了许许多多的温暖。正是这些好心人为梓铭指点迷津,给梓铭增添了勇气和信心。最让梓铭感奋不已的,是你的突然出现。你似乎是从天上降下来的光明使者,向梓铭伸出了温暖真挚的双手,让梓铭在沉沉黑夜中看到了黎明的曙光,在茫茫大海上看到了光明的彼岸。小眺,毫不夸张地说,正是你那热情无私的援手,让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。梓铭不善表达,也不屑说一些感激之类的话,就让这杯子里的水酒做个见证吧,它凝聚了我的千言万语,它会把我最坦诚最真挚的祝福送给你!”说完一饮而尽。

苏小眺听罢章梓铭这番肺腑之言,心头一热,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。但是她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落泪,便用力瞪着眼睛,用力控制着情感的爆发。也许是心有灵犀的缘故吧,章梓铭一改往常“苏姐”“小眺姐”的称呼,直接喊“小眺”,甚至用一个“你”字代指,这让苏小眺感到很舒心,感到她和章梓铭之间的关系又拉近了许多。

与此同时,章梓铭这番肺腑之言,让侧耳聆听的邵莹莹和黄玲玲受到了强烈的震撼。尤其是邵莹莹,在她的潜意识中,苏小眺和章梓铭就是天生的一对,她应该为他们添油加柴,促使他们早日走到一起,早日结成恩爱夫妻。此时她已经感受到了他们彼此在放射着爱情的火花,离花好月圆的好日了已经不远了。想到这儿,她脱口喊了个“好!”,且噼噼啪啪鼓起掌来。

心领神会的黄玲玲也跟着叫好,也用力拍着双手。

章梓铭一口酒没来得及吞下去,被二人一闹,竟然呛得一阵咳嗽。

邵莹莹觉得还不尽兴,就冲着那四个老外喊:“呆鸟们!你们既然是我梓铭哥的同学,怎么不知道敬酒?在那犯什么傻?”

其实加西亚几人早就跃跃欲试了,只是在美女们面前太过拘谨,生怕说错了话,成为他们的活靶子。听邵莹莹如此说,也都放松了许多。加西亚率先举起了酒杯,怀特、马丁、克拉克也跟着举起了酒杯,对章梓铭说:“弟子敬师傅一杯!”

黄玲玲直眉瞪眼问道:“你们口口声声叫师傅,可举行过拜师仪式?可行过拜师礼?”

加西亚抢先说:“我们不仅拜过师,还送过投名状,师傅都收下了。”

“啥?投名状?”黄玲玲一脸的不解。

苏小眺几杯酒下肚,有些把持不住,言语渐渐多了起来。她感觉章梓铭这几个同学根基还不错,便问:“除了今天吓跑了那个老太婆,你几个还做了什么值得夸口的事?

喜欢山庄谜影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山庄谜影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